当前位置:首页 > 蒙阴文化 > 正文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槐花红了(小说)

◇冯云香

    【一】
    月光下,万亩槐林散发着沁人的清香。一阵微风吹过,鼻翼和脸颊似乎沾满了雪白的、淡紫的和粉红的槐花香,这清馨袭人的槐香仿佛从树上砸下来一般,一股一股地,在农历四月的月光下发酵,人儿仿佛笼在了梦幻的紫罗兰般的香气之中。

  他,赵逸尘,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值男人的花样年龄。他的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体格健硕,神采奕奕。他是千人瞩目的篮球场上的健将,多少年来,他就是所有男人和女人眼中的男神形象。他是灌篮高手,更是出色的医生,凭着高超的医术,不知挽救了多少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病人。

  今夜,是个特别的夜晚,面对着这片广袤槐香的林海,面对着这如水的月光,面对着眼前这个梦一样标致和漂亮的女人,他一时陷在了迷幻中,不知道自己醉在哪里,梦醒何处?

  月光下,槐花香中,他忍不住拥抱了她,而她也没有拒绝。她,下意识地把头深深埋在他的胸怀。呵,二十年了,他和她终于拥抱了。

  槐香再次砸下来,梦幻般笼着他和她。他的一只手环着她的纤纤细腰,用一只宽厚的手掌轻拍她的肩头:“菲儿,当年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说着,他变换手势,用两只手撩开了她额前的秀发。月光斜照在她的脸上,清晰地露出她碧水一样纯澈的眼睛。不用看,只靠猜想他也能感到:这双眼睛依然泛着年轻时代的光华,那么脉脉柔情。这双眼睛曾经无数次激励他在医学院全级200多名学生中考取第一名;曾无数次激励他在篮球场上带领他的球队一次又一次夺冠。爱情的力量是多么伟大啊,她曾经给与一个男孩全部生活的热情和幸福的希冀。

    “逸尘,我……我……”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落而下,点点泪光中,她清瘦且娇美的脸,有一丝忧郁,一如从前,令人疼惜。

  学生时代的她,无须粉黛,总会惊艳全场。无论是在演讲比赛的会场还是文艺汇演的舞台,还是期末的领奖台,她总是老师和同学眼中最美的校花。她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身材和五官都略显纤细,喜欢穿紧身的衣服,喜欢素雅的颜色,喜欢穿风衣和裙子。总体说来,散发着骨感而柔弱的美丽。她很会写诗填词,还有一丝忧郁,就像名著《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所以同学们都喜欢叫她“苏颦儿”。
    【二】
    月光下的拥抱渗透着槐花的清芬,两颗心瞬间就醉了。她不再说话,他也不再问。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只感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对着月光,对着槐香,他又从后面环着她的腰。此时,她,正靠在他宽厚而温暖的怀中,秀发贴着他的胸前和下巴。“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他和她不由得脱口而出。

    20年前,在他和她学习和生活了四年的医学院那片盛开的槐花林中,她念给他的就是这首诗。

  当时,是他们临近毕业回乡实习的前夜。苏菲儿写了一首诗,要到槐花林念给逸尘听,并说要送给他。诗歌是这样的:
    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
  月色熏香,我的爱像蝴蝶飞翔。
  四年的相处,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染上槐花的香。
  我爱你,甜甜蜜蜜,却不敢靠近你。
  少女的爱懵懂如花羞赧,爱在心中念,梦中想。
  
  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
  多少次,看你林荫场漫步,想把你手儿牵。
  多少次,看你篮球场上灌篮,我把爱的情愫深藏。
  多少次,默默祈愿,羞红了妩媚的脸。
  请风儿送去我的祝福,让雨儿缠绵我皎洁的思念。
    当时,收到苏菲儿这样的诗歌,赵逸尘感到无限惊喜和感动。他一直以为苏菲儿是一个月亮一样高洁不可攀的公主。她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是级里成绩最优秀的女生。她多才多艺,能歌善舞,还喜欢朗诵和写诗。不过,他总是不能明白为什么苏菲儿的眼睛里总是含着一丝忧郁,似乎还有一丝期许。所以他努力学习,功课样样优秀,还一直在运动场上展风采。总之,赵逸尘把苏菲儿当成女神和梦中情人一样看待和暗恋。总希望自己可以表现得最完美,来吸引她的目光。因为菲儿喜欢写诗,所以,他经常以写诗为名,同她探讨和交往。

  花开花谢,寒来暑往。四年的医学院生活就要结束了。他们除了谈医学,谈文学,竟然都没有直接表达过爱意。也许是那个时代太矜持的缘故,所以很多人都选择了把爱埋在心底。没有人敢于在老师和同学面前表露自己爱慕的感情。毕业在即,菲儿竟然鼓足了勇气,给他写了这首诗。逸尘激动得有些失态,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这个美得像梦幻一样的女孩会倾心于自己!这难道不是他最渴望的吗?他问自己。可是,他压制住心中的狂喜不敢接受,更不敢表白。只说了一句:“菲儿,你,你写得真好!”
  一阵柔软的风吹来,暖暖地,带着槐花的香味。他又重复了一遍:“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菲儿,你真是才女……”

  “逸尘,你喜欢吗?你,你还有别的要说吗?我,我明天就要走了……你,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没有,哦,我很喜欢,很喜欢这首槐花诗,谢谢你,祝你实习愉快……”

  “逸尘,真的没有别的话了吗?也许,也许我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了……”菲儿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期许。

  “不回来,你要去哪里呢?……不管你去哪里,我都祝你幸福!”
  “好吧,也祝你幸福,逸尘,再见……”说完菲儿掩面跑走了。
  逸尘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他一直不懂菲儿为什么那么忧郁,一直不明白菲儿到底在期许什么。其实他不明白,菲儿很喜欢他,甚至说是很爱他。正如他很爱菲儿,可是他从来不敢表示和表达。
    【三】
    入夜,逸尘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一遍遍默念菲儿的诗歌:“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这是一个多么诗意的女子啊,她是在向自己示爱吗?这应该不仅仅是写诗这么简单,显然这是菲儿表达了对他的爱恋。还有她的话,她是不是希望他表露对她的爱呢?最后他确定是这样的,所以他决定明天早晨一定送她去火车站,他要亲自送她回乡。想着想着,那个二十四岁的大男孩竟然脸红了,他笑出了声,然后甜甜地睡去。

  梦中,他和她约会在槐花林中,那是一大片粉色的槐花林,一直飘着粉色的槐香……梦中,他深深拥抱了她――那个穿着湖蓝风衣,系着绿色丝巾,里面套着好看的白衬衣,扎着外腰的长发披肩的美丽女孩,而且他还俯下身子,亲吻了她,她绿色的丝巾贴在他的脖颈上,那么柔软……然后他将他的嘴唇快速滑向她的……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逸尘一骨碌爬起来。多么香艳的一个美梦呀,竟被这铃声给毁了。他不敢多想,摸出枕头下的手表看时间,八点零一分。这是平常上第一节课的铃声。他看看周围的舍友,大家都还睡得香呢,他赶紧穿衣起床。

  他知道菲儿要坐火车回去的,他要去送她,顺便把自己已经写了两年,夹在日记本里的字条给他。这是在大二快结束的时候写的,只是他一直没有勇气给她,只好夹在自己每天都写的日记中,而他的日记很多都是写她的。字条的内容是这样的:菲儿,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可是说不出口!我很想说,我很喜欢你!我要为你变得更加优秀和出色,我会努力让你喜欢我,今生我希望能够娶到你!落款是:暗恋你的逸尘。时间是:1993年5月。

  他小心翼翼地翻出字条,揣在口袋里,然后赶紧向女生宿舍楼跑去。敲开女生宿舍的门,早已不见了菲儿,同宿舍的女生告诉他,菲儿一大早就走了,走的时候眼圈红红的,似乎夜里哭过。

  没等女同学说完,逸尘早掉头向火车站跑去。医学院距火车站并不太远,五分钟后,满头大汗的逸尘出现在火车站门口。

  此时,正赶上一列火车驶出车站,从车窗中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风衣女子的身影,他还看到她对他使劲挥舞的手臂和她颈子上那条鲜艳的绿色的丝巾。

  逸尘拼命挥舞着自己的一双手臂,跟着火车跑了很远,直到那丝巾和火车尾再也看不见。他的心开始失落,仿佛跌入了无底的深渊。他感到很茫然和空洞,似乎她带走了他的世界和色彩。

  果然,菲儿走后,再没有回来。两个月后,他失魂落魄地毕业了,回到了家乡烟台,被截留在市人民医院,当了一名内科医生。

  当年,无论他怎么期待,菲儿始终没有回来。逸尘不知道菲儿去了哪里?于是他再也没有见过她,如果不是这次的20年同学聚会,也许他和她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
    【四】
    半个月前,远在南海的她和地处北疆的他分别收到了当年老班长薛玉东的邀请函,说5月1号要在山东东营的黄河口三角洲的湿地公园聚会,于是他们不远万里赶来了。他和她没有想到今生还会遇到,并且是在这么浪漫的槐花盛开的“槐花节”。

  5月1日这天,东营市孤岛镇的万亩槐林迎来了第四界槐花节,也迎来了一场盛况空前的医学院的同学聚会。说这次同学聚会盛况空前,不是因为其排场,而是因为同学们聚会的心意。他们全班同学30个人,分散在祖国的地北天南,甚至还有的在国外,聚齐了26位,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菲儿是最后到达的,她姗姗来迟的姿态,印证了她依然是当年那个大家都怜惜的“苏颦儿”。她的身材依然,神采如故,显得更加成熟,更有女人味了。似乎她的骨感和美感的特征更加明显了。当她步履轻盈地出现在这个特殊群体面前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认不出她。几乎所有的人都变了,特别是一些女同学都发福了,只有她还是那么令人疼惜的样貌。班长介绍她说:我们的校花,苏菲儿现在是中国作协的职业作家了,她的兼职是南沙群岛上一处海岛驻军官兵的义务保健医生,她是一位光荣的军官的家属。

  当她微笑着同所有的人寒暄时,大家都深深地同她握手和拥抱,每个人眼里都闪着激动的泪花。而逸尘却躲在所有人的身后,默默地看着她,他的眼睛里再次装满了从前的那种柔软和甜蜜。他默默地观察着这个自己心仪的女子,这个让他魂牵梦萦了整整20年的影子。他想观察一下这些年她过得好不好?他想知道当年她为什么在向他表白了之后,却决然离开了他,消失在他的世界之外?

  菲儿和所有的同学招呼之后,大家把逸尘推到了菲儿的面前。齐声问菲儿:“你还记得这是谁吗?”菲儿此时才发现同学们身后还藏着这个人。这个人也一直藏在她的记忆中,是她最难以忘怀的初恋啊!

  “逸尘,原来你也在这里呀!好久不见,你,你过得好吗?”她说话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但是别人是不容易发觉的。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人窥见他们的秘密。更因为他们本也没有越过什么藩篱。她也希望发现他过得很幸福的迹象,所以她也长久地把目光盯在他的脸上。

  “菲儿,你走了,没回来……这些年,你还好吧?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这么漂亮……”

  “我,我过得很好,逸尘,谢谢你记得我……”

  “好了,咱们人齐了,我们开宴吧。走,咱们去品槐花宴!咱们的老班长可是好几天前就预定好了呀。”好几个同学这样说。

  槐花餐厅的槐花宴早就准备好了!槐花宴上,大家一起举杯祝贺重逢,推杯把盏饮酒叙旧……每个人都很愉快而激动!

  欢迎宴之后,老班长给大家分配了房间,并且交代了这次同学聚会的日程安排。日程为三天:第一天是欢迎仪式和参观槐花节;第二天是游览黄河口湿地公园和入海口景观;第三天在市里活动,欢送宴和回程。

  三天的聚会很愉快地结束了,大家在《欢乐在今宵》的歌声中踏上了各自的归程,大家流着泪依依惜别。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0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aa7a0b23e0f242a5167eef4739b4f1a.png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